从安徽援疆干部笔下来感受和田的那场沙尘暴

援疆 2015-06-11 10:06:39来源:援疆网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当日,和田的沙尘暴。

    吃过晚饭,我们几个人在大院散步。这个季节,和田的天要到十点多,十点半的时候才得黑。现在才九点,天还很亮,不冷也不热,也没有风,我们都在轻快地走着。

    董老师突然指着西边说,你看。我一抬头,半边天黑压压的,正向着我们漫过来,像暴雨袭来时的黑云压城的感觉,但又不太像,因为不是那么特别的乌黑,里面泛着点微红或淡黄。

    如果不是董老师提醒,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一场大的沙尘暴正在向我们袭来。等走到宿舍楼门口,有俩同事不再走了,怕沾染沙尘,快速地跑到楼里去了。我和董老师喊他们俩,不要紧,沙暴到我们这儿还要一会儿。我和董老师接着在大院里走。大概过了三四分钟,感觉天色不对劲了,很快就暗下来了。又过了几分钟,就到了我们傍边的楼顶上了。旁边有几个人快速地拿出手机照相,记录着这一天气突变的景象。

    这一次,我搞清楚了,沙尘暴来的时候,是由下而上,上薄下重,平推着,如一股滔天的水头漫过来,没到你跟前时,天色还是大亮的,不像暴雨来时的黑云,是由上而下,从天上压着过来的,在离你很远的时候就把天遮住了。不同的还有,沙暴来时,没有多少温度和湿度的变化,让你感觉不到,而暴雨将来的时候,人是烦燥的,有感觉的。

    这时,明显感觉到一股沙尘扑面而来,在我的身边弥漫着、发散着,嘴里马上就嚼到了沙子,但风却不是很大,不像暴雨袭来时一般要伴随着一阵狂风。

    我走在院子里,时刻注意着天色与景象的变化,西边的楼房也就在约十分钟的时间里就看不清了,再看东边,天还是大亮的,城市的建筑还很清晰。

    沙尘暴如一股巨大的水头,由西而东漫过我们而去。东边广电局大楼以及上面高高的电视塔也很快淹没在漫漫沙尘中,很快模糊不清了,接着看不见了。

    天完全黑下来了。刚才院子里的一些人都不见了,都躲进了屋子里。我已经满嘴都是沙子,不能在外面久留,我和董老师也回到了宿舍楼里。

    因为沙尘暴,今天的天黑得早了一个多小时,而且比平常还黑得很些。我站在窗户前,看到院子里的路灯提前亮起来了,虽然灰蒙蒙的,但却消减了眼前不少的黑暗。

    我来和田有一年半时间了,从来没有见过像今天这样的沙尘暴,来得如此的快速、浓烈,遮天蔽日。

    和田在十多天前的一个夜里,很难得下了场比较大的雨,洗掉了好多的灰尘,当时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一连清爽了好几天,有的人甚至跑到楼顶上去拍摄远处的昆仑雪山。现在这么来下一子,明天街面上肯定到处都是一层沙子。

    作者:宋炜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贺臻]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