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玛依转型发展成就系列报道之石油中心渐露雏形

工作报告 2016-10-11 13:04:44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2013年3月17日,风城作业区一片繁忙的上产景象。

  纵观人类历史,实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国家和城市有不少。这其中,有成功者也有失败者。

  正如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留下的名句——“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凡是转型成功的国家和城市,必然会把原有的强项越做越强——

  工业信息化程度最高的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大农产品出口国;作为当今全球制造业龙头的中国的粮食亩产水平几乎是共和国建立时的三倍以上;以经商为古老传统的温州人在成为中国轻工业翘楚的同时,更是贸易满五洲……

  道理很简单:发展是加法,转型发展是乘法,既有的成就、经验是被乘数,它能为转型发展提供最靠谱的动力和保障。

  毫无疑问,克拉玛依过去的五年,是大力实施城市转型的五年。这五年间,“六大基地”蓬勃发展,“三大产业”硕果满枝,“两大平台”愈发坚实。

  而在这五年期间,生于油气兴于油气的克拉玛依,在世界经济一蹶不振的大环境下,特别是在“先火后冰两重天”的国际油气市场中,咬定资源,扎根科技,倾力创新,敢于突破。在勘探开发和炼制加工的整个油气生产主干领域当中,取得了克拉玛依油田发展史和克拉玛依市发展史上最辉煌的成就。

  天道酬勤

  当克拉玛依石油人正在为“打造世界石油城”奋力前行的时候,2013年秋天,“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朝霞映照到了准噶尔盆地。

  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新疆是核心区。为核心区全面发展提供动力保障的,依然是油气。于是克拉玛依人注意到,原本是为克拉玛依的可持续发展而制定的“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可以被赋予更为深远而神圣的使命。当克拉玛依人小心翼翼地把这个战略试着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蓝图上寻找自己位置的时候发现,这张图上需要一个石油中心。显然,克拉玛依的小战略可以严丝合缝地嵌入到国家的大战略当中。

  于是,“为家奋斗”的克拉玛依人开始了思想上的转型:“为国奋斗”——赋予“六大基地”新的内涵,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石油中心。

2013年5月,采气一厂员工正在检修管道。

  高昂的勘探龙头

  中共克拉玛依市、新疆油田公司党代会恰好与共和国的“五年计划”在年份上重合。“五年计划”在春天,党代会在秋天——这个美妙的巧合,为严谨务实的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增添了一抹诗意。

  从2011年到2015年,既是克拉玛依社会各界践行中共克拉玛依市、新疆油田公司第十次党代会精神和部署的五年,又是克拉玛依市委带领克拉玛依全社会实施国家“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的时期。

  在这五年当中,克拉玛依石油人做出了平均每年为国家探明一亿吨石油地质储量、平均每年为国家形成1.2个亿吨级大型油气储量区、平均每年新建油气产能超过两百万吨、平均每年生产原油近一千二百万吨的成绩。

  克拉玛依油田,是新中国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更是目前中国勘探时间最长、开发时间最长而却仍处于青春成长期的油田。这是最有意义的分析——克拉玛依油田是中国油气田的唯一。

  简明地说,油田生产的路线图是:找油-采油-炼油。

  如果把石油工业比作舞动的油龙,那么石油勘探毫无疑问就是“龙头”,只有持续不断地发现隐藏在大地之下的油藏,才能为后续的开发和炼化提供对象。

  当我们盘点五年来新疆油田公司“龙头事业”的成绩单时,欣喜地发现:克拉玛依石油人具备持续稳定探明石油资源的能力——

  2011年,新增石油探明储量11570万吨;2012年,新增石油探明储量8078.8万吨;2013年,新增石油探明储量12215万吨;2014年,新增石油探明储量9564万吨;2015年,新增石油探明储量9045万吨。

  这些新增的、为克拉玛依提供可持续发展动力的石油资源,都来自38万平方公里的准噶尔盆地当中的石油富集区。

  这些地方原本没有地名。现在,因为克拉玛依石油人的火眼金睛发现了隐藏在它们之下的石油,它们从此有了自己的名字——

  玛湖凹陷、中拐凸起、金龙10井区、莫索湾凸起、沙湾凹陷……

  五年前,克拉玛依人的石油地图上还没有这些名字,而五年后,这些地方已经成为了克拉玛依石油大军现实的主战场,它们将成为保障克拉玛依市发展的“油库”。

  科学的开发之道

  五年来,如果说石油勘探工作高效地完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任务,那么,石油开发工作就是优质地实现了“抓得住,采得出”的目标——

  2011年,生产原油1090万吨;2012年,生产原油1103万吨;2013年,生产原油1160万吨;2014年,生产原油1180万吨;2015年,生产原油1180万吨。

  从上面罗列的数字可以看出,除了按照中油集团为了应对断崖式下跌并长期低迷的国际油价而要求新疆油田公司战略性不增产之外,五年来克拉玛依石油开发工作,可以用四个字来评价——“稳中有增”。

  为了交出这份成绩单,克拉玛依所有的油田开发科技单位、油田生产单位、工程技术服务单位和后勤保障单位都做出了不懈的努力,28个油气田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对保障油田科学稳产做出最卓越贡献的,是采油二厂。

  采油二厂成立于1960年,是共和国的第一批采油厂。它所管辖的克拉玛依油田一区、三区、五区、六区、七区、八区、九区等88个层块,是克拉玛依油田的“老根据地”,大部分层块的开发期已经超过五十年,最年轻的层块也已过而立之年,总体开发期超过了产量已持续下滑十几年的大庆油田。

  在这样的情况下,采油二厂从2010年到2015年,连续6年创造了年产200万吨的奇迹,成为克拉玛依油田第一个累计油气产量过亿的采油大厂。

  如果将采油二厂冠以“克拉玛依油田稳产之王”的话,风城油田就应该被称为“克拉玛依油田科学增产先锋”。

  这个2007年12月6日才成立的、新疆油田公司下属最年轻的油田作业区,2010年就成为了年产原油100万吨的主力采油单位。

  高速起步的风城油田的“油门”越来越大,到2014年底,它成功地迈上了年产超稠油200万吨的新台阶,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整装超稠油油田。2015年,这一荣誉仍在风城油田手中。

  2015年7月18日上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王宜林,共同为“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揭牌。

  丰富的炼化拼盘

  石油工业最终的目的,是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能源保障和各类化工产品。五年来,克拉玛依交出了一份无愧的答卷,为中国的“油箱”加注了自己的努力。

  独山子石化公司和克拉玛依石化公司就是克拉玛依人为祖国准备的“加油站”——

  2011年,独石化在必需的检修期长达两个多月的情况下,全年加工原油850万吨、生产乙烯104万吨,加工负荷分别比上年度提高15%和6%。航煤、高标号汽油、橡胶等厚利产品同比分别增产5%、7.2%和3.8%。2012年加工原油906万吨,同比增长6.6%,生产乙烯127万吨,同比增长22.2%,炼油加工量和乙烯产量同创历史新高。2013年加工原油921万吨,同比增长1.7%;生产乙烯132万吨,同比增长3.8%,再创历史新高。2014年加工原油912万吨,生产乙烯128万吨;2015年,在又一次检修两个多月的情况下,全年加工原油701万吨,生产乙烯109万吨。整体效益位居中石油大型炼化一体化企业首位。公司被评为“中国石油炼油乙烯业务最佳实践标杆企业”和“全国乙烯生产企业能效领跑者第一名”。

  一个城市拥有两家年生产能力合计超过一千五百万吨的大型石化公司,这可以说是克拉玛依的福气。

  克拉玛依是有福的,两家石化公司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而是互补的关系——

  独石化的主要产品是汽柴油等燃料油和乙烯,是国计民生所需能源的“主力军”。

  而克石化的主要产品是环烷基稠油炼制产品,主要面向高端仪器设备、极端条件下工业设备和航空航天、国防科技等尖端领域所需的特种油品,是国计民生的“特种兵”——

  克石化公司2011年加工原油528万吨,其中加工稠油340万吨;2012年加工原油492万吨,其中加工稠油327万吨,高附加值产品比例达57.6%,创历史最高水平;2013年加工原油571万吨,其中稠油377万吨,一次加工能力达到了600万吨;2014年,加工原油577万吨,其中稠油388万吨,原油加工量及稠油加工量创历史新高。

  2015年,“昵称”并没有改变的“克石化”,“大名”变了——

  7月18日,由中油集团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重点推进的合资合作项目——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运营。

  此次挂牌运营的公司由中国石油克拉玛依石化分公司和新疆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资成立,中油集团占股99%,新投集团占股1%。合资公司保持中国石油管控模式、运营体系和品牌不变。预计公司每年可为地方贡献税费9.3亿元,比2014年增加一倍,将进一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

  挂牌当年,克石化进行了为期40天的例行大修改造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加工原油520万吨,其中稠油346万吨,全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01亿元,上缴税费79.5亿元。

  强大的科技动能

  “作坊”与“工厂”有哪些本质上的区别?

  其中最重要的区别之一是——

  作坊只是重复地生产产品,工厂既生产有形的产品,更有意识地生产无形的技术。因为技术是工厂产品产量增加、质量提高的本钱。

  盘点五年来克拉玛依石油石化领域的成就,科技产品是不能或缺的重要内容。我们在找油、采油、炼油三大环节,都有科学技术的重大创新。

  其中最亮的一笔,是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的《环烷基稠油生产高端产品技术研究开发与工业化应用》项目荣获2012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中石油历史上在炼化板块获得的唯一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但这仅仅是克拉玛依油田科技成果的代表。五年来,支撑油田发展的科技成果汗牛充栋。但出于保密的需要,在这里只能做简单介绍——

  新疆油田公司2011年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1项,取得授权专利140件,7项专有技术实现有形化。

  2012年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2项。

  2013年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4项,取得授权专利194件。

  这一年,是克拉玛依勘探开发技术的丰收年——

  “富烃凹陷岩性地层和湖相致密油地质理论认识”、“火山岩气藏综合调整”等勘探开发关键技术取得重要进展;“复杂油气藏优快钻井”、“火驱采油与地面配套等工程技术”取得突破;重大现场试验和精细注水工艺、连续油管井下作业、带压作业等新技术新产品推广应用成效显著。砾岩油藏实验室获批自治区级重点实验室,实现省级重点实验室零的突破。

  2014年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5项,申请专利170件。全年推广新技术新产品项目31项。

  2014年继续着2013年的大丰收——

  “富烃凹陷它源型岩性地层油气藏勘探理论和技术体系”趋于完善,形成了“玛湖凹陷成藏模式由冲积扇向扇三角洲”、“局部成藏向大面积成藏转变”等两项新认识。

  这些新成果、新认识,直接推动了玛湖凹陷勘探的大突破。

  而“攻关并推广高密度三维地震”、“低渗砂砾岩储层测井分类评价”、“二次加砂储层改造”等技术系列,有力地推动了玛湖地区预探评价建产一体化。

  2014年在油田开发科技创新方面,也是硕果累累——

  在稀油老区开发领域,形成“克拉玛依砂砾岩油藏剩余油精细描述”、“层系井网重组”、“精细注采调控”、“深部调驱”、“聚合物驱”等二次开发和三次采油系列技术,成果获中石油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稠油开发领域,“双水平井SAGD技术”实现了成熟配套。形成了“储层和蒸汽腔精细描述”、“注采参数调控”、“快速预热”、“采油工程配套”等技术系列,使3000万吨常规技术难采储量得以有效动用,成果获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工程技术领域,攻关形成了“两宽一高”地震勘探技术,地震预测深度误差由3%降至1%,储层钻遇率由60%提高到90%;水平井体积压裂技术成熟配套并广泛应用;“风城油田高含盐水处理”及“SAGD高温采出液密闭处理”2项试验通过验收,填补了国内空白。

  在智能油田建设领域,“单井问题诊断和优化系统”投产试运行,“风城油田物联网示范工程”正式上线,“勘探与生产调度指挥系统”投用。

  2015年,新疆油田公司又攻关了一批科研项目——

  “新疆大庆”重大专项进入结题验收阶段;

  持续推进岩性地层油气藏“三位一体”沉积相带划分及储层预测技术攻关,提高了玛湖凹陷储层预测符合率。

  致密砂砾岩油藏有效储层预测技术取得突破。

  成功研发水平井裸眼封隔器加滑套分压管柱,较国外同类产品节约成本40%。

  2015年,新疆油田公司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4项,申请专利189件,获得软件著作权13项。

  这些科技成果有力地支撑起了克拉玛依石油石化产业的稳健发展。

2013年7月27日,克拉美丽气田的工作人员正在生产现场检修。

  可贵的创新精神

  当我们单纯地盘点石油石化领域五年的成就时,一串串表明成就的数字滚滚而来,这让我们觉得这些成就的取得似乎有点轻而易举。

  事实当然远非如此!

  江苏湖北稻田的“亩产千斤”与青藏高原青稞地的“亩产千斤”意义能够一样吗?

  毫不夸张的说,与海湾地区、中亚地区、北海地区和墨西哥湾地区这些世界油气最富集区相比,克拉玛依油田五年来所取得的上述成就,就如同青藏高原的青稞地实现了亩产千斤。

  而能取得这样珍贵的成就,是因为创新精神立下了头功。

  从1955年克拉玛依油田被发现算起,六十年的时间里——

  38万平方公里的准噶尔盆地处处留下了克拉玛依石油人的脚印,无数条油气勘探特种车辆的车辙在广袤的盆地纵横交错。

  28个油气田从无垠的戈壁、浩瀚的沙漠和巍巍的雪山间拔地而起。

  从2002年起,扎实稳定的一千多万吨油气年产量,充满自信地俯视着半个世纪前苏联石油地质学家“这里只有一杯水那么多的原油储量”的断言。

  这六十年当中,曾经的世界最大油田——前苏联巴库油田几近枯竭了,中国的第一个油田——玉门油田基本干涸了;就连中国石油工业的名片——比克拉玛依油田小5岁的大庆油田也无可奈何地跌落了30%的产量。

  克拉玛依油田从改革开放后,除为了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和2015年“降本增效”的科学发展需要,在中油集团的要求下主动下调或不增原油产量之外,油气产量基本保持箭头向上。

  然而,所有的努力都绕不开油气工业的自然规律——

  经过近六十年持续不断的勘探开发,克拉玛依油田的油气勘探难度越来越大,油气开发所需的技术要求越来越高,勘探开发成本越来越高。

  解决这个难题,首先要找到规模高效的油气藏。

  一个油田规模越大,油藏越连片,吨油开采成本就越低,开采效率就越高,产量就越容易上去,效益自然也就越好。

  那么,为了寻找规模高效油气藏,应该把勘探的主攻方向放在哪里?

  “首先找到石油的地方是在人们的脑海里。”

  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华莱士·E·普拉特1952年说的这句话,后来被世界石油工业界奉为“找油的哲学”——

  在体积和容量完全确定的地壳中寻找油气资源,“人的主观能动性”是唯一的变量动力。

  于是,“发挥主观能动性”成为了勘探科研人员的指导思想。

  为此,科研人员着手研究,重新认识准噶尔盆地地质特点,寻找突破口。经过深入研究和论证,勘探领域确定了“规模中求高效”和“高效中求规模”的勘探思路。

  2011年9月21日,克拉玛依市、新疆油田公司第十次党代会召开之后的一个月零五天——10月26日,自治区第八次党代会召开了。

  在分组讨论间隙,时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艾力·巴海问来自克拉玛依的代表、时任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邵雨:“我的科学家,你能不能给咱们新疆再找到个大油田?”

  “我们目前正在向‘中拐凸起’攻关。从各方面情况判断,这里具备较大规模成藏的条件。”邵雨认真地回答。

  作为最需要严谨求实精神的科技工作者,邵雨向自治区领导说出这番话,是因为有了很大的把握。

  其实,从2010年起,除了中拐凸起之外,新疆油田公司把昌吉油田致密油、滴南凸起石炭系、玛湖凹陷三叠系等领域都列为了主攻阵地,因为这几个区块,是最符合“规模中求高效”和“高效中求规模”的勘探思路的。

  果不其然,暗战了三四年之后,这些领域均获得了重要突破,为上产积累了丰厚资源。

  其中最亮的一笔,是2012至2015年期间,环玛湖凹陷区已经成为了中石油近期增储上产的热点地区,仅玛湖西斜坡就实施上钻了探井54口,先后有31口井获工业油气流,成功率达57.4%。

  勇敢的卧冰求鲤

  在勘探领域寻找资源基础的同时,开发领域则在研究并实践着一个使命性的课题:如何确保稳产?

  前文所述的难题当中,有很多是针对油气开发工作的——

  经过近六十年的规模开发,准噶尔盆地整装优质规模的探明区块越来越少了,可供开发油藏的品质在变差。

  年产千万吨以上的克拉玛依油田,有40%以上的原油是稠油和超稠油,这种几近固体的原油难以作为汽柴油等燃料油的主要加工原料。目前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已超过60%,进口的原油全都是能生产汽柴油等燃料油的稀油。

  开发稀油与开发稠油在难度和成本上的区别,好比是在成都平原上种树与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里种树之间的区别。

  但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是:克拉玛依的稠油和超稠油,属于“环烷基稠油”,在世界石油探明储量中仅占2.2%。以此为原料,能够炼制出在航空航天、国防等科技高尖端领域无可替代的材料油品。

  超稠油开发属于世界性难题,而超稠油的常规开发稳产期一般只有三至五年,因此,超稠油高效开发成为了开发领域要面对的又一个难题。

  这个难题无法绕过。因为风城超稠油的上产,是油田公司实现年产量稳中有升的重要保障。

  即便是稀油,克拉玛依既有油田的开发也大都到了中后期,进入“高含水、高采出程度”的“双高阶段”:递减速度加快,开发难度加大,要保持产量的稳定非常困难。根本不像是“在成都平原上种树”,而是像“在被挤过了水的海绵里继续榨汁”的过程。

  所以,无论是稀油还是稠油、超稠油,克拉玛依石油人都要想尽办法提高采收率,这是“硬道理”。

  如果人眼拥有X光一样的透视能力,穿过风城油田黄沙覆盖的地层,在一对抽油机下,就会看到以一定垂距延伸的两条管柱。当原油被位于上方水平井注入的源源不断的蒸汽蒸得稀溜溜时,就在重力作用下,汇集到下方水平井中,进而被抽油机吸离“地宫”。这就是“SAGD双水平井开采技术”的原理。

  SAGD是指“蒸汽辅助重力泄油技术”,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稠油开采技术。

  风城油田进行超稠油开发之初,采用了国际上相对成熟的热采技术——蒸汽吞吐技术。但是,由于蒸汽加热范围有限,原油采出程度不高,采收率只有20%至30%。

  开发科研工作者开始思考一种更有效的注汽手段。

  从2007年起,新疆油田公司在充分调研国内外超稠油开发的先进技术和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历时两年完成了《风城油田超稠油SAGD开发先导试验方案》的研究编制。

  这一试验在2008年被中油股份公司列为十大开发试验项目之一。

  2008年年底,油田公司在风城油田重32井区建成了国内首个SAGD试验区,通过试验,取得了SAGD生产规律、阶段划分、工艺配套技术等方面的诸多新认识。

  从2010年起,这项技术开始在风城油田大规模实施。经过4年的努力,风城SAGD开发技术取得了重大突破——

  形成了一整套适合风城浅层超稠油SAGD开发的配套工艺及技术,建立了浅层超稠油SAGD完井、大排量有杆泵举升、SAGD双管井生产测试井口、循环预热与生产阶段注采井管柱结构、水平井与观察井温压测试、SAGD水平井调试等8大主体工艺技术,并自主研制了系列工具及设备,取得专利26项。生产调控技术与分析管理方法初步形成,实现了国内浅层超稠油SAGD技术突破并规模推广。

  截至2014年8月,SAGD井已遍布风城重1、重18、重32、重37、重45井区,总井数达到120对,为风城超稠油实现规模效益开发提供了有力支撑。

2016年5月5日,油田公司与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强大的本土力量

  读到这里,有心的读者可能会问——能把磐石般的超稠油蒸成液体的蒸汽从哪里来?

  是的。这就需要谈到近五年来新疆油田公司为开采超稠油而研发的另一项关键技术——过热注汽。

  以前,国内稠油油田普遍使用干度为80%的普通注汽锅炉。

  干度是衡量湿饱和蒸汽中纯蒸汽含量的指标,干度越高,纯蒸汽含量越大。

  普通锅炉生产的蒸汽经过沿途热损失到达井底时,干度往往已降至60%以下,但超稠油开采的井底最低干度须达65%以上。

  于是,研制能生产干度更高的蒸汽的锅炉,成为克拉玛依油田开发科技工作者的重要任务之一。

  经过两年多艰苦的的科技攻关,2012年,新疆油田公司工程技术公司研究设计了包括过热器、分离器、掺混器一体化在内的过热蒸汽锅炉,使锅炉出口蒸汽过热度最高达到了36摄氏度。

  这是国内首创的过热蒸汽锅炉。

  按照风城油田的极端条件测算,假定锅炉出口过热温度为20摄氏度,锅炉到井口的距离为1500米、井深600米,到达井底的蒸汽干度依然能达到80%以上,完全能满足开发需求。

  经过2012年到2014年两年开展的对比实验表明,使用过热锅炉后,直井、水平井的单井日产量分别从4吨、8吨提高到4.6吨、9.2吨;50摄氏度时地面脱气原油粘度在2万至5万毫帕秒之间的超稠油得以有效动用。

  因为这两项创新技术的实施,2014年,风城油田SAGD全区核实产油量达50.5万吨,完成全年计划的101%,是2013年的2.3倍。

  提高稀油采收率,“二次开发”是新疆油田公司的主要抓手。

  “二次开发”是相对于“一次开发”而言的——

  “一次开发”是指油气依靠油层自身的原始压力自喷生产的方式;二次开发是指当油层的压力释放至与大气压力相等,无力自喷生产之后而人为使用物理和化学手段将原油“推出来”的开发方式。

  采取的推力越大、越巧,“推手”质量越高,二次开发的效果就越好——学问和技术就在这里面。

  为了实现稳产,五年来,新疆油田公司深入开展二次开发和三次采油技术的创新。即“二三结合”。

  这里,又有必要解释一下“一次采油”、“二次采油”和“三次采油”——

  简单地说,“一次开发”就是“一次采油”;二次采油,是“二次开发”的主要手段:向油层注入水,推动油层中的原油产出地面;而“三次采油”的技术含量就很高了——

  把表面活性剂、聚合物等化学药物注入井中,去榨出被使劲挤过水的海绵里剩余的水分那样残存在地层里的原油。

  “二三结合”的主战场在采油二厂。

  根据科学计算,如果新疆油田公司不在这些“老根据地”实施“二三结合”工程,采油二厂的年产量会从2007年的200万吨,下降到2015年的不足110万吨。

  然而,近五六年来,通过二次开发的大力实施,2014年,采油二厂年产量达到201.5万吨,并连续6年保持在200万吨以上。

  更可喜的是,这片老区的最终采收率由43.59%提高到48.4%,累计新增可采储量1079.77万吨,含水保持稳定——克拉玛依石油人成功地从挤过水的海绵里榨出了更多的汁。

  逆势的争气之旅

  目前,克拉玛依天然气生产的代表是克拉美丽气田--储量最大、产量最高。

  2015年,克拉美丽气田日均产气量达到270万立方米;而2008年12月它刚刚投产的时候,日产量只有100万立方米。

  不懂得气田生产规律的人,不会明白这个对比句的意义——气田生产的规律是:从投产之日起,产量就下降。

  显然,克拉美丽气田在“逆生长”。而且,因为它怪异的“性格”,这个逆生长显得尤为难得——

  克拉美丽气田属于典型的复杂火山岩气田,岩相岩性变化快,储层低孔低渗,开发难度大。投入开发以来,持续表现出储量控制程度低、气井产水、产量递减快等特点。

  为此,2011年起,新疆油田公司采气一厂开展科技攻关,重点对火山岩气田内幕进行精细解剖,提出了改善气田开发效果的对策。

  采气一厂副厂长、总地质师石新朴梳理了这些对策和对策实施后取得的效果——

  一是通过气藏精细描述,明确了老区361亿立方米的动用储量,落实了137亿立方米的剩余未动用储量,为老区开发调整奠定了物质基础。

  二是通过老井侧钻提高储量动用程度。2011年至2015年,采气一厂共实施老井侧钻8口,日产气量增加51万立方米,动用地质储量56亿立方米,累计增气3.5亿立方米。

  三是实施分类管理,发挥低产井潜力。采气一厂共对30余口井开展排液采气、间开等对策,恢复日产气能力50万立方米。

  四是加快滚动勘探步伐,寻找资源接替区域。采气一厂按照“三控一体”的成藏模式,采用“三相四属性”的综合识别评价技术,在滴南凸起落实天然气地质储量434亿立方米,日产气量增加150万立方米。

  克拉美丽气田综合递减率由2008年年初的16%下降到目前的9%,日产气量由100万立方米上升到270万立方米,形成日产能力300万立方米、年产气10亿立方米的规模。同时,形成了火山岩气田新区滚动勘探综合评价、老区气藏精细描述、老井侧钻、排液采气等配套技术,为保持气田稳产提供了支撑。

  五年来,克拉美丽气田产量稳步增长,已累计生产天然气34.8亿立方米。

  石化的精品之家

  2013年,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指出:“新疆的发展要用好特色优势资源,……提高当地加工、深加工比例,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更好地造福当地各族人民。”

  克拉玛依石油人就是这么做的。

  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的稠油加工进一步扩大,年加工能力从500万吨升至600万吨;2011年-2015年,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累计加工原油2689万吨,比“十一五”期间增加了375万吨,增幅16%。

  五年来,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累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02亿元,比“十一五”期间增加445亿元,增幅47%。

  五年来,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累计上缴税费292亿元,比“十一五”期间增加168亿元,增幅达135%。企业经济效益和赢利能力居中石油炼化板块前茅。

  目前,克石化公司成为中国石油最重要的高档润滑油和沥青生产基地,也是新疆地区低凝柴油、喷气燃料的主要生产基地。

  这些产品中,有些是航空航天、国防等领域必需的。

  克石化生产这些产品的原料,就是克拉玛依油田无论如何都要采出来的“环烷基稠油”。

  开采稠油难,将这些稠油炼制成优质的产品也难。

  经过三十多年不懈的努力,克石化形成了燃料油、润滑油、沥青三条完备的加工工艺路线。

  2012年,克石化凭借加工环烷基稠油的独特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克石化公司润滑油、沥青等特色产品达到国内最好、世界先进水平。变压器油、橡胶油和冷冻机油,分别占国内市场份额的50%、50%和80%。

  目前,克石化正在开展超稠油集中加工技术改造项目,克拉玛依石化公司原油加工能力将由目前的600万吨进一步提升至900万吨,风城超稠油的价值将得到更大发挥。

  自信的内功外力

  一个庄稼把式,自家有一亩三分地。为了让全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他打算出去揽农活儿干。

  为了让人家雇佣他,他该做些什么准备呢?

  第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要种好。这样不但能至少保证家人自给自足的日子,还能是个活广告——“你们看,我是不是个真把式?”

  第二,水地怎么种、旱地怎么浇、坡地怎么平、洼地怎么垫、肥料怎么追、水利怎么修……要全面系统地掌握这些技术技能。

  第三,找到人家种地的不足:这块地如果让我来种,产量可以提高;那块地,如果换个法子侍弄,土壤就不会板结。

  五年来克拉玛依油田取得的成就,是完美诠释上述这个粗浅类比中蕴含着的深远意义的现实证据——

  对于全球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工作者而言,2011年是一个节点——

  从这一年起,世界范围内包括稠油、超稠油在内的难以开采的非常规石油资源的储量超过了相对易采的常规油气资源--非常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市场占比将越来越大。

  克拉玛依人在玛湖凹陷北斜坡区百口泉组岩性勘探所取得的成功,标志着克拉玛依人具备了隐秘油气资源勘探的能力。

  这里所说的“隐秘”是指玛湖凹陷的“岩性勘探”。“岩性油藏”可以理解为“缺乏成藏规律的油藏”,全球范围内,“构造油藏”这种“有较为明显成藏规律的油藏”的占比也在逐步下降,相应的地,对这种油藏的勘探能力的提升,也是“真把式”。

  勘探成果持续不断的增加,证明了克拉玛依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具备着“可持续收获庄稼”的能力。

  也就是说,五年的成功实践,使克拉玛依石油人获得了面向世界提供勘探开发服务的能力,有了“出去打工”的本领。

  探明的油气储量是“鱼”,探明油气储量的功夫才是“网”。

  克拉玛依油田之所以在五年间能够在规模高效油田的勘探方面获得重大成果,是因为在关键技术上取得了重要的突破——

  2014年,在准噶尔盆地玛湖凹陷西斜坡三叠系百口泉组岩性油藏勘探项目中,针对低孔低渗砂砾岩油藏勘探评价的技术难题,通过3年多学科综合研究和持续技术攻关,新疆油田公司实现了4大突破——

  第一,突破了西北缘百口泉组沉积相为陡坡洪积扇传统认识,首次建立了玛湖凹陷斜坡区百口泉组大型缓坡浅水扇三角洲沉积模式,使勘探领域由山前扇中窄相带拓展至整个凹陷前缘相带。

  第二,突破了岩性地层油藏大面积含油多为自生自储型模式,创立了源上扇控断控大面积成藏模式,有效指导了斜坡区整体勘探部署与重大突破,实现了“跳出断裂带百里老油区,走向斜坡带百里新油区”的勘探夙愿。

  第三,突破了以往砂砾岩有效储层埋深下限为3200米的认识,提出了前缘相贫泥砂砾岩发育深埋为4800米的相对优质的储层,纵向上勘探领域大为扩展,为下斜坡区中深层高效油藏的发现提供了科学依据。

  第四,突破了传统以孔渗参数评价为基础的大段压裂技术,首次将储层物性、含油丰度、压力定量化评价与精细三维应力分析、水力压裂有效性建模有机结合,形成了三套针对性的砂砾岩储层增产改造技术,大大提升了新油区各类储量、特别是低渗透类储量品位,为整体有效开发准备了适宜技术。

  截至2015年底,克拉玛依油田的主战场——准噶尔盆地油气探明程度分别仅为28.8和8%,勘探潜力巨大。有了这些“捕鱼的功夫”,再看看脚下这片“蓝色的海洋”,我们没有理由对脚下的这片土地充满信心吗?克拉玛依的石油石化产业的持续走强不是就有了保障吗?

2015年8月29日,风城油田作业区生产现场呈现一片繁忙的景象。

  未来的任重道远

  2010年,当“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刚刚提出的时候,看到要使克拉玛依具备“向世界提供与油气相关的系统服务能力”时,大多数克拉玛依人的脑海里还没有比较清晰的手段和目标。

  提供什么服务?给谁服务?国家有没有可供依托的大环境?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015年2月克拉玛依“两会”上,新任市长张红彦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把克拉玛依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石油中心和信息中心。

  这是时代给予五年前就自觉转型的克拉玛依人的现实良机。

  就拿稠油、超稠油开发技术来说。

  仅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新疆附近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就有约200个超稠油区块,资源量约为1200亿吨。

  风城超稠油成功开发的事实已经证明,克拉玛依超稠油规模开发的技术能力已经具备了向这些国家和地区提供技术服务的实力了。

  其实,早在2004年,新疆石油局钻研院就曾在哈萨克斯坦的北布扎奇油田的稠油油藏进行过技术服务。

  过热注汽锅炉、三次采油技术的道理也一样。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很多事做起来要比几十年前环节少了很多,只要你肯苦练内功、技术过硬,要么掌握技术优势、要么掌握成本优势,就会应着那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克拉玛依石油人已掌握的勘探开发技术,就是抓住“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这一良机的有力手段。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对环烷基炼制产品技术和资金投入力度的不断加大,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

  克拉玛依石化公司感到,如果不紧贴市场,如果不升级特色产品,那么,市场份额会受到很大影响。

  2012年,克石化的橡胶填充油产品在经历了几年的市场巅峰后,遇到了来自国内一些厂商的挑战,橡胶油产品一度出现“憋库”现象。

  为了了解用户需求,克石化炼化研究院组成研发团队往返南方市场二十多趟,先后制定出6种工业生产方案,逐一进行论证。

  2013年,克石化生产的16万吨变压器油产品,绝大部分是高压直流800千伏换流变绝缘油和1000千伏交流变压器绝缘油。前一种产品,是克石化独家生产的;后一种产品,性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由于市场需求预测准确,这两种产品投入市场后供不应求,取得了良好的效益。

  目前,克石化可生产各类石油化工产品160多种,主导产品40余种,28种产品获省、部优产品称号。

  可以说,今天的克拉玛依,不仅具备强大的油气勘探、开发、炼化能力,而且具备了强大的、面向世界的油气技术服务能力、丝稠之路经济带上的石油中心已雏形渐露!

  六十年来,克拉玛依市每一年的生产实践都在证明着符合克拉玛依实际的规律——油兴市兴。

  从2011年到2015年,以石油石化产业为基本内容的第二产业在地区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从89.7%逐步降低到67.5%。

  而第三产业的相应占比从2011年的9.8%逐步上升到2015年的31.7%。

  上述这些“稳味儿十足”却又趋势明确的数据变化说明:“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的方向是对的、实施的效果是好的。克拉玛依在转型之路上已迈出了实实在在的一步。

  但由于产业结构的改善是城市转型的核心内容,不可能指望它在短时间内发生质的飞跃,所以从城市产业结构调整幅度来分析,克拉玛依的“油气生产”和“炼油化工”这两大传统支柱产业必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仍然要承担绝对支柱的作用。

  也许我们想象不出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后的克拉玛依会是一幅怎样的图景,但我们坚信,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这个城市是抹不去石油的印痕的。只要人类社会的能源需求不发生颠覆性的变化,克拉玛依石油人的成就和能力,一定能够把克拉玛依护送到综合型城市的辉煌彼岸!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罗晓丽]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