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经历让我受益终身

油城人物 2016-10-24 16:41:34来源:克拉玛依日报作者:闵勇 高宇飞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程昌荣接受克拉玛依日报特派记者采访。

  人物简介>>>

  姓名:程昌荣

  年龄:80岁

  地点:江汉油田

  个人简历:1954年,在玉门油田工作;1956年,调到克拉玛依矿务局工作;1970年,调到江汉油田工作,1996年退休。

  看到克拉玛依日报记者时,程昌荣不停地说:“就像见到亲人了。”

  程昌荣是在克拉玛依油田开发建设初期来到这里,一干就是14年。

  如今,老人已是80岁高龄,在他的记忆中,在克拉玛依的那14年光阴虽然艰辛,却是终生受益。那段经历,为他后半生的事业打下了坚实基础,也让他从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普通工人成长为工程师,并成为一名技术骨干。

  艰苦岁月受益良多

  1956年7月,在玉门油田工作两年的程昌荣,被调到克拉玛依矿务局工作。

  在黑油山下车吃了一顿饭后,程昌荣他们就被送到了小拐的一处工地铺设管线。那里四处是戈壁荒漠,没有住处,他们就在当地少数民族原来修的一处羊圈里搭起了帐篷。

  7月的克拉玛依,太阳炙烤着大地。程昌荣和同事们在酷暑难耐的天气里挥汗如雨,他们挖深沟、铺管线,从日出干到日落。一天干下来,人就像在泥土里打了滚似的。

  干了没几天,克拉玛依的大风又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一天夜里,一场七级狂风裹挟着沙尘暴怒吼着呼啸而来,疲惫的工人们在睡梦中被刮倒的帐篷惊醒,挂在帐篷里面的马灯掉下来砸伤了几个人。

  1958年,铺设从克拉玛依至独山子的输油管线,程昌荣又干了一年。刚开始,他们还能住在一个加热站。随着工程不断推进,他们又没地方住了,只能搭帐篷。

  随着天气变冷,他们的日子越发难过。12月的新疆,寒风刺骨。一次,他们的队伍在一个新工地施工,一直干到半夜12点才回到营地。大伙儿实在太累了,累得连搭帐篷的力气都没有,大伙索性钻进了摊在地上的帐篷下。当时,室外温度已经是零下20摄氏度了。

  吃不好、睡不好,工作又很辛苦,有人开始闹情绪:“这样的地方一个月给我100块钱我也不想干!”

  程昌荣却从不这样想,他很珍惜自己的工作:“我是从偏远穷困的甘肃农村走出来的,能有个这样的工作已经很不容易,这些苦我还是能受得了的。”

  因为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程昌荣多次被评为优秀员工、模范党员,青年突击手。

  后来,克拉玛依建设炼油厂,此时的程昌荣已经当上了技术员,负责几个车间的管道建设。

  图纸上的管道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作为技术员,程昌荣必须能看懂图纸,才能指导工人们工作。

  尽管技术过硬,但程昌荣毕竟只有小学文化程度,要想一下子看懂图纸,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白天,他在现场工作;晚上,他则伏案仔细研究第二天要用的图纸,直到全部看懂了他才去睡觉,常常一看就要看到凌晨。

  一段时间后,程昌荣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把现场技术工作全部领会掌握了,圆满完成了任务,这也为他日后的事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差点丧命不忘使命

  1970年3月底,为了支援“三线建设”,程昌荣被调到了江汉油田管道处。

  让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与那里相比,在克拉玛依简直可以用“幸福”来形容。当时的江汉油田处于创业初期,几乎一无所有,工人们住的房子是最简易的芦苇棚子,伙食也不如在克拉玛依的时候。油田所处区域到处是水稻田,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铺设管道、安装设备时,车辆根本无法深入现场,只能依靠肩扛人抬,工作难度和劳动强度远远超过在克拉玛依的时候。

  由于经常下雨,工人们要常年穿雨衣和防水鞋,到了夏天,雨衣里面的衣服整天都是汗水,很多人身上都溃烂了,程昌荣也不例外。

  即使这样,程昌荣一天工作也没有耽搁,一天假也没有请。

  当年12月,程昌荣出了件大事。

  他得了一种怪病,刚开始,人就像感冒了一样,还浑身感到寒冷。机关有个炉子,他跑去烤火时,一位新疆的同事看到他后告诉他,可能得的出血热。当时,江汉油田还是军管单位,程昌荣找到所在连队的卫生员看病,对方迅速带他到医院检查。一到医院,程昌荣就昏迷了。

  当时,整个医院已经住进去了22个同样症状的工人,最后死亡3人。医生查明,这种病确实是出血热,原因很可能是吃了老鼠啃过的食物而染病的,因为工人们住的芦苇棚子里老鼠很多。

  住了一个月院后,程昌荣的病情日益加重,生命危在旦夕,医院向程昌荣远在新疆的家人下了病危通知书。万幸的是,经医院全力抢救,程昌荣总算脱离了危险。

  环境如此恶劣,条件如此艰苦,一部分从新疆来的工人实在受不了,纷纷打报告重新调回了新疆。

  但吃惯了苦也经历过生死的程昌荣却没有一点这样的心思,他对自己说:“如果大家都嫌苦,都不愿意干,国家的石油事业怎么办?国家贫油的帽子啥时候能摘掉?”

  勤于思考弥补不足

  江汉油田会战结束后,程昌荣被调到了采油厂工程大队工作。

  丰富的现场工作经验,让程昌荣养成了善于思考的习惯。

  有一年,采油厂要做一个高11米的油罐,原来都是找别的单位来做,但这次为了节约成本,厂领导把任务交给了工程大队。

  作为工程大队的技术员和这次任务的负责人,程昌荣感到压力巨大。毕竟,自己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工作。再加上管道处解散后,工程大队缺少铆工,很多工作没有专业人员来做,万一出现事故或者油罐报废,岂不是耽误了大事?

  老式的制作方法,程昌荣也见过:从罐体底部,用材料一圈一圈往上做。但是每一圈材料的高度都在1.2米至1.6米之间,做第二圈时就需要搭建脚手架。因此,越往上,脚手架搭得越高。而高空作业很危险,工人一不小心就会从上面掉下来,或者上面掉下东西砸到人。因此,对于这种制作方式,程昌盛并不想采用。他找来相关书籍,发现别的地方以前也做过这样的油罐,但采取的办法截然不同,不但不用脚手架,并且安全,更容易施工。

  程昌荣决定采取这种办法。他带着几名工人,依据制作步骤,借来了一个大功率鼓风机,先做罐顶,借助升降绳把罐顶拉起来,然后自罐顶往下一圈一圈做。为了保持罐体的平整,每做好一圈罐体,都要把底部封闭,然后用鼓风机往里面吹风,把罐体吹起来,然后再固紧。

  经过20多天的努力,容积达1000立方米的油罐终于做好,经检验完全合格。厂领导赶到现场观看后,赞不绝口。因为这次任务,程昌荣年底被评为“先进个人”。

  1978年,程昌荣和同事去辽河油田建两个联合站。其中,按照设计图纸,一个联合站的阀池要安装12个阀门。但是,程昌荣看图纸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

  思考良久,程成荣把流程重新梳理了一下,发现可能有两个阀门是多余的。按照这个思路,他在图纸上把这两个阀门去掉,又将流程走了一遍又一遍,发现确实不受任何影响。程昌荣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设计人员,对方表示认同。最终,这两个阀门被取消,为单位节约了1600多元的费用。当时,程昌荣的月工资还不到100元。

  这个没有高学历、老实巴交的石油工人,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和善于思考的头脑,出色地完成了领导交给的各种施工任务,解决了大量施工问题。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1988年,单位破例为只有小学学历的程昌荣晋升为工程师职称。

  练就绝活成为劳模

  1989年,程昌荣调到江汉油田所属的山东东营青河采油厂基建科工作。

  虽然没有一官半职,虽然已经54岁了,要知道,在很多人看来54岁是等着退休的年纪,但程昌荣却并不这么想,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吃苦,习惯了思考,习惯了把每一件事都要做好。

  在多年的工作积累中程昌荣发现,虽然每条管线的走向在图纸上标得很清楚,但这无疑于纸上谈兵,真当管线出现破裂问题,尤其是多条管线出现在同一个地方,维修人员拿着图纸也经常分不清哪条管线是干什么的。一旦处理不及时,影响抢修,油水泄露就会破坏农田,影响环境,从而酿成大祸。

  在机关工作的程昌荣闲不住,别人施工时,他也不怕风吹日晒,自己跑去看现场。施工队伍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拿着图纸结合施工情况,查看每条管线的特征是什么、粗细是多少、走向在哪里、阀门的位置等。

  久而久之,油田里管线的情况程昌荣摸得门儿清。

  一天晚上,采油厂2号集油站的一个污水管线爆裂,维修人员把地面挖开,虽然找到了爆裂管线,但却搞不清是阀池里的哪个阀门在控制。一时间,大家急得团团转。忽然,调度想起了程昌荣对管线很熟悉,于是打电话把程昌荣从睡梦里叫了起来。程昌荣赶到十几公里外的现场后,看了一下管线,就明白了阀门的对应位置在哪里。他坐车赶到了一公里外的阀池,找到了污水管线的总阀门,使劲一拧,管线污水被控制住了。

  别人一晚上解决不了的事情,程昌荣只用了几分钟就解决了。从此,他的“绝活”本领逐渐传开。此后,一旦出现这种难题,厂里第一时间就会想到程昌荣,他也被大家亲切地称为“管线通”、“地下通”。

  1991年,采油厂准备铺设一条输油管线。由于对各种管线走向烂熟于胸,程昌荣发现,这条拟建的输油管线附近有一条报废但状况良好的注水管线。能不能将这条注水管线当做输油管线呢?程昌荣向厂里提出了这个想法,领导一听,觉得是个好主意。经过专家论证后,认可并采用了这个方案。为此,程昌荣让厂里少建了数公里的管道,节省了一大笔资金。

  1992年初,程昌荣被评为江汉油田劳动模范,这是他一生中获得的最高荣誉;两年后,程昌荣再次获得这项荣誉。

  依靠着自己对事业的热爱和执着,程昌荣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在即将退休时,让自己的人生到达了荣耀的顶点。

  人物寄语>>>

  一晃45年过去了,虽然离开克拉玛依这么多年,但心里总想着过去的情景,怀念和我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同事们。听闻克拉玛依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深感欣慰,也希望克拉玛依油田的明天更美好。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罗晓丽]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