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与传承的歌者

油城人物 2016-10-24 16:48:08来源:克拉玛依日报作者:刘奎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图片由本人提供2015年4月,鲜于越歌应邀赴捷克布拉格参加第14届德沃夏克音乐节开幕式音乐会演出。

  人物简介>>>

  姓名:鲜于越歌

  年龄:39岁

  地点:陕西省西安市

  个人简历:小学、中学在克拉玛依就读,其后,在克拉玛依师范学校、新疆艺术学院、西安音乐学院学习声乐,现为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副教授。2001年、2006年先后两次赴意大利求学,成功考取世界青年歌唱家大师班,成为大师班里唯一一位亚洲歌唱家,摘取第三届中国音乐最高奖“金钟奖”声乐比赛金奖,第二届“罗西尼国际歌剧音乐节”歌剧比赛最高奖。

  鲜于越歌,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一个必须从名字说起的故事,一个充满故事的美丽歌者。

  当她获得中国音乐最高奖——金钟奖、当她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纵情高歌、当她站上讲台面对活力四射的年轻学子时,她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离父母当初种植在她名字里的那个朴素愿望越来越近了。

  姓名之秘

  第一次与鲜于越歌接触的人,往往对她的名字产生好奇:这是本名还是艺名?这个名字有何寓意?

  鲜于越歌告诉记者,她的名字听起来确实像艺名,但其实是本名:她复姓鲜于,名越歌。

  这个诗意的名字里,寄托了父母对她的美好愿望。

  父亲姓张,从小喜欢唱歌,小时候还被沈阳合唱团、话剧团选中过,但是,爷爷奶奶认为,搞音乐是下九流,尤其是男人,从事音乐工作将来没有社会地位。在他们的强烈反对下,父亲选择了爷爷奶奶认为最好的行当:学建筑,将来盖房子,建高楼大厦。

  父亲大学毕业后来到克拉玛依,虽然事业干得不错,但他对音乐仍然喜爱有加,心底始终藏着歌唱的梦想。然而,那时的他,显然不再可能为了梦想而不顾一切地放弃工作,因为他要承担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长的责任。于是,当他的小女儿出生后,他给她起名叫张越歌,“歌”寄托着父亲想要让她成为一个歌者的愿望,“越”,寓意“超越”、“卓越”。

  母亲姓鲜于,由于家族里没有男孩,因此面临无人继承“鲜于”姓氏的尴尬。而她的两个姐姐都姓张,因此,张越歌正式跟随母姓,更名为“鲜于越歌”。

  可以说,鲜于越歌这个名字,既寄托了父亲的美好愿望,又包含着对母亲家族血脉的一种传承。

  首遇伯乐

  说来也巧,就像父亲希望的那样,鲜于越歌从小就显现出了她在音乐上的天赋。小学三年级时,克拉玛依少年宫成立,鲜于越歌经过选拔,以优异的表现成为第一批考进声乐班的学员。

  也许,鲜于越歌的音乐天赋来自于对父亲的继承,但是,她对音乐最初的热情,却来自于对另一个人的崇拜。

  正是在少年宫,鲜于越歌遇到了她人生的第一个伯乐——教声乐和钢琴的老师张涛。

  “她一直是我的女神。”说起自己的启蒙老师,鲜于越歌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在小小的鲜于越歌眼里,张涛实在太有吸引力了——她长得漂亮有气质,干练有主见,总是穿着漂亮的裙子,而且,她还从事着那么美丽的职业——唱歌和弹琴。于是,鲜于越歌开始憧憬:要是我长大也能像她一样,漂漂亮亮的,也在少年宫教一群孩子弹琴和唱歌,那该多好啊!

  与此同时,鲜于越歌出众的嗓音条件和良好的乐感很快引起了张涛的注意,她开始有意给鲜于越歌锻炼的机会——每当有演出的时候,鲜于越歌总是担任合唱领唱或表演独唱,这让她小小年纪便积累了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

  张涛在钢琴前的优雅让鲜于越歌深为着迷,她多么想拥有一台自己的钢琴啊。但她也知道,钢琴很贵,不是说买就能买的。但她还是试着把这个奢侈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在吃惊之余,把这件事当作了家庭的头等大事,甚至为此专门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最终,全家人通过商议,决定满足她的这个愿望。于是,在1989年时,父亲花费四千多元的“巨资”,为鲜于越歌购置了一台钢琴。而正是有了这台钢琴,她得以跟张涛老师学习钢琴,为她日后学习声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张涛对她的影响远不止如此。

  初中毕业后,鲜于越歌第一次面临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读高中将来考大学,还是上中专继续学习音乐?

  父亲坚持让她走第一条路,而张涛则建议她走第二条路。父亲有他坚持的理由:相比于上中专,读高中考音乐学院会给女儿的音乐之路一个更高的台阶。张涛给出的理由则是:上中专可以一门心思学习音乐,能让她在专业上继续精进。

  偶像的力量占了上风,而小小年纪就拥有的主见也帮她作出了选择,她要上克拉玛依师范学校学习音乐。她当时是这么盘算的:她并不是一个特别爱学习的人,如果上高中,就不可能抽出大量的时间来学习音乐;而如果上中专,就可以早早地学习她喜欢的音乐专业,而不用浪费时间学习那些她不喜欢的东西。

  最终,父亲退让了。女儿很争气,她以第一名的成绩,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克拉玛依师范学校,迈出了她追随偶像的第一步。

  走出新疆

  在克拉玛依师范学校,在老师们的传授下,鲜于越歌的专业水平不断提高。四年后,她顺利毕业。如果按照之前的设想,她这时就可以像张涛老师那样,做一个穿着漂亮的裙子、优雅地弹着钢琴、教一群孩子唱歌的老师了。

  然而,人越是进步,就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也越不甘心于墨守成规。从克拉玛依师范学校毕业后,她没有就此停步,而是继续前进——考上了新疆艺术学院。

  新疆是歌舞之乡,新疆艺术学院也是歌舞的殿堂。然而,相比于民族歌舞的璀璨,古典西洋乐在这里黯淡了不少。在新疆艺术学院读了两年之后,钟情西洋音乐的鲜于越歌又迈出了重大一步:转学到西安音乐学院学习。

  支撑她迈出这一步的现实基础是,父亲这时也因工作调动来到了西安。

  在那里,她遇到了她人生的第二位恩师——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教授周玲。急于学习西洋音乐的鲜于越歌,在去西安音乐学院之前就有这样一个朦胧的想法:一定要跟一个从国外回来的老师学习。幸运的是,当年刚好有一个从意大利学成归来的老师,她就是周玲。

  结果,周玲与鲜于越歌一见如故。听她唱歌之后,更是对她喜爱有加。周玲认为,无论声音条件还是形象气质,鲜于越歌都不失为一个好苗子,她要将这块璞玉雕琢成器。

  “我们能成为师生是缘分,在我这里,你必须好好学啊。”喜爱归喜爱,在专业上,周玲对鲜于越歌的要求半点都不马虎,反而更加严格。

  在周玲的指导下,鲜于越歌的演唱水平提高很快。大学毕业后,她又报考了周玲的研究生。两年后,鲜于越歌成为西安音乐学院建校以来第一位声乐硕士。

  “直到现在,我们俩既是师生又是朋友,既像母女又像姐妹。”鲜于越歌这样形容她与恩师周玲的关系。

  海外深造

  意大利是声乐和歌剧的王国,赴意大利深造也是多少学习声乐的学子的共同梦想,鲜于越歌也不例外。

  机会只垂青有准备的人。2001年11月,鲜于越歌通过选择,以交换生的身份来到意大利阿·布佐拉国立音乐学院学习声乐。

  “那一年是我求学过程中既快乐又艰苦的一年。”回忆起那段经历,鲜于越歌不无感触。

  通过多年的学习,鲜于越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那毕竟是在国内,是中国的老师教的。到了国外,环境不一样,文化也不一样。

  第一节课上,教授她声乐课的老师路易莎·贾妮妮就给她列了三点要求:第一,必须过语言关,演唱不同语言的作品,必须让当地的人也能听懂。第二,声音技巧、音色要再提高一个台阶。第三,必须建立自己的歌唱风格。从此之后,鲜于越歌就对照老师提的这三个要求,一点点去完善自己。为了攻克语言关,她开始利用课余时间自学意大利语,经常为了学习省去吃饭时间,三餐都是酸奶面包。

  在学习期间,她还参加了各种国际性的声乐比赛,并获得了优异的成绩。通过比赛,她积累了经验,增长了见识,也拿到了一些奖金,她便用这些奖金去旅游,进一步地开拓自己的视野。

  一年后,当她回到西安音乐学院时,所有的人都觉得她变了,变得更加优秀,也更加自信。

  2006年,鲜于越歌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再次来到意大利,参加为期一年的大师班的学习。在这里,她有幸师从享誉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米雷拉·弗蕾尼。

  教室在一个古堡一样的建筑里,布置得像舞台,有钢琴伴奏,并全程录像。鲜于越歌说,在那里,每一节课都是一次考验,因为每次上课都要带作品去,老师在一旁盯着,所有的学员也都在看。

  选作品有极大的讲究,就好比戏曲,生末旦净丑,各有各的唱段。鲜于越歌是抒情女高音兼小花腔,她就要去选择适合她声线的作品,而像《图兰朵》之类的戏剧女高音作品,她唱起来就不合适。

  鲜于越歌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准备适合自己的作品上了。只要米雷拉·弗蕾妮讲过的作品,无论是意大利语,还是法语、德语,她都会花时间去练。

  在意大利的深造,让鲜于越歌的演唱日臻成熟。路易莎·贾妮妮帮她提高演唱的技巧;米雷拉·弗蕾妮让她认识到一个职业演员应该具备的素质。

  传承艺术

  从西安音乐学院硕士毕业后,鲜于越歌有机会成为一名专业的歌唱演员,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留校,成为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副教授。

  影响她作出这个决定的,是她的父亲。父亲认为,演员的社会认可度低,相比起来,老师的社会地位更高。

  一开始,鲜于越歌还有点难以接受,但后来,她也渐渐认同了父亲的观点。而且,自己此后的道路也佐证了这个选择的正确性。

  鲜于越歌说,古典音乐虽不是阳春白雪,但相比流行音乐,它仍然是小众的,在中国没有特别大的市场。而且,它毕竟是舶来品,有自身的语言、故事和历史,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听懂的。而且,当老师并不影响她参加演出,学校甚至鼓励老师参加演出。因此,当老师既圆了她的舞台梦,也圆了她的老师梦。

  2003年12月,鲜于越歌参加第三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声乐比赛,一举斩获金奖。2004年7月,她应邀赴德国参加“罗西尼国际歌剧音乐节”,在该节设立的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得大赛设立的最高奖项——公众奖。2005年11月,她随西安音乐学院演出团来到维也纳金色大厅,在这个万千人向往的音乐殿堂纵情歌唱。

  但最令她自豪的,还是她对艺术的传承。“老师可以把这门艺术传承给更多的年轻人,并通过我的学生,辐射更多的年轻人群。”

  鲜于越歌说,属于古典声乐艺术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了,她希望年轻一代能够把它接力下去。

  为此,在演出和教学的过程中,鲜于越歌经常会有一些创新。比如,演唱中文作品,用美声唱法演绎民歌和通俗歌曲。她希望能尽己之力,让这门艺术生生不息。

  人物寄语>>>

  希望克拉玛依的音乐教师多走出去进修,培养出更多的音乐人才;希望有机会回克拉玛依举办个人演唱会。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罗晓丽]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